新闻动态
当前位置:首页 > 刑事辩护 > 辩护词

辩护词

审判长、审判员:

  本人接受故意伤害案件被告人玄丹实亲属的委托,担任其二审辩护人。现就本案发表本人的辩护意见,希望能够被合议庭采纳。

  一, 本案被告人玄丹实应属犯罪中止,应从轻或减轻处罚。

  1,玄丹实已明确通知万国涛“不要做了”,放弃了犯罪。从同案犯刘亮、刘德立的供述特别是当庭供述可知,万国涛在玄丹实放弃犯罪后,仍积极指使刘亮、刘德立实施犯罪,他非常明确地告诉二刘:她(指玄丹实)不想做了,我们要把事情做成用来威胁她,让她出钱给我们做生意。本案证人常旭君的证言也证明了玄丹实后已明确告知万国涛不要做了,是万国涛为了达到敲诈玄丹实的目的而故意为之。

  2,玄丹实不可能阻止万国涛实施犯罪,她通知“不要做了”的行为,从她的角度已尽到了中止犯罪的能力范围

  玄丹实的前期犯罪行为就是指使万国涛殴打被害人,这种“指使”是语言指使。在玄丹实放弃犯罪后,她能做的也只能是仍旧用语言明示万国涛“不用做了”。在她通知万国涛“不要做了”以后,与她,也就完成了中止犯罪。辩护人想不出玄丹实能用什么办法进一步阻止万国涛实施犯罪,难道玄丹实一天24小时跟着万?何况,玄丹实在案发前也不可能知道万国涛会在她明示不要做了之后还会继续实施犯罪。玄丹实并非“阻止不力'",而是无力阻止、不可能阻止。

  3,万国涛在实施伤害被害人以前已准备以此敲诈玄丹实,在玄丹实明示“不要做了”以后,玄丹实的故意伤害行为已经结束,以后的伤害行为是万国涛为实施敲诈犯罪而准备的“条件”。因为,只有伤害被害人的结果发送,万国涛才有敲诈玄丹实的“资本”。一审判决在这个情节上有一个明显的错误,就是没有明确区分万国涛是在实施伤害行为前已预谋实施敲诈行为,还是实施故意伤害行为后才犯意实施敲诈。而这一点应是确定玄丹实是否应对万国涛全部的故意伤害犯罪行为承担责任的至关重要的一点。因为万国涛实施伤害行为前已预谋实施敲诈犯罪,那其实施故意伤害行为只是为实施敲诈准备条件。玄丹实作为敲诈勒索案的受害人,她怎么可能阻止万国涛为敲诈勒索而准备条件(故意伤害被害人)?辩护人认为,本案的犯罪以玄丹实明示“不要做了”为分界点,在此以前,玄丹实构成犯罪,应对自己的犯罪行为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即构成故意伤害罪,但已犯罪中止;在此以后,玄丹实就是敲诈勒索案件的受害人,万国涛的故意伤害行为只是为敲诈勒索准备条件,玄丹实不可能、也不存在阻止万国涛的犯罪。因此,玄丹实不应对此阶段的行为承担责任。

  二,本案受害人重伤的结果,一是万国涛为了敲诈玄丹实故意把事情“做大”,二是刘亮二人因害怕打不过受害人而用刀,而且实施伤害行为时不计后果,从而致受害人重伤。玄丹实即使在指使犯罪时,也只是要求“打一下,出出气”(见万国涛当庭供述)。正是万国涛要把此事作为要挟玄丹实的条件,他才安排刘亮等“把事情做大一些,以后可以做把柄”。而刘亮等在具体实施犯罪时,因害怕被害人身材高大,打不过受害人,才用刀捅受害人。致受害人重伤完全不是玄丹实的初衷,玄丹实不应对受害人重伤的结果承担法律责任。

  三,玄丹实已个人全额赔偿受害人的经济损失,应对其从轻处罚。

  受害人的全部经济损失为21万伍仟元,一审判决四名被告人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玄丹实为了尽量减少对受害人的伤害,也表明自己悔罪的态度,安排家人全额赔偿了受害人的经济损失。根据相关法律的规定,应对玄丹实从轻处罚。

  综上,本案玄丹实作为敲诈勒索案件的受害人,她不可能阻止万国涛为敲诈她而实施的故意伤害行为。玄丹实已中止了犯罪,应根据刑法犯罪中止的规定对其量刑。故意伤害一案中,一审判决万国涛和玄丹实处以同样的刑罚(有期徒刑5年6个月),显然对玄丹实极不公平。请求上级法院认定玄丹实系犯罪中止,并在此基础上对其量刑。

 辩护人:

  浙江大绅律师事务所律师

  2012年6月24日